当前位置:正文

一想到那满口脂香的烤肉

admin | 2020-06-05 11:43 浏览数:
朝阳升起,染得漫漫云海金红色一片。一大群白头猿猴‘吱吱喳喳’的蹲在峭壁上的小松树上,对着太阳指指点点的;又有不怎么安分的猴子,在树枝之间蹦来跳去,互相嬉戏。只有最高大雄壮的那一只公猴,很是小心的蹲在一块凸出的石头顶上,一对红眼睛不断的朝着四周张望着。“哇哇哇,最后一天啊,幸福的生活就要到了,挑水砍柴的最后一天啊。”一声长啸震得云层翻翻滚滚,那公猴立刻尖锐的叫嚷了起来,指手画脚的指挥着自己的猴群,意思是要他们赶快的跑远些。可是已经来不及了,随着几声含糊不清的咒语声,满天的黄色纸符彷佛雪片一样的飞洒了下来,一丝丝细小的蓝色电光缠绕在纸符上,紧接着,这些电光就毫不客气的打在了那些猴子身上。这些山猴哪里经得起电流的轰击,一个个怪叫着,浑身哆嗦着的从树上摔了下来,嘴里发出了气恼的咆哮声,而身体则只能在峭壁下那一条小小的石道上倒地抽搐。厉风挑着巨大的铁桶,背后插着一柄足足百余斤的斧头,风一样的冲了下来。脚尖轻轻一点,就是五六丈的距离,很是滑溜的掠过了那抡起树枝准备砸他脑袋的猴王,嘿嘿怪笑着闪了过去:“公猴子,你别气,这是最后一次骚扰你们了,哈哈哈,小爷我从明天起,就不要继续挑水了,自然也不会找你们的麻烦了,哈哈哈。”猴王蹦跳起来,龇牙咧嘴一副准备拼命的模样,足足跳起了三丈多高的它抡起三尺多长,手臂粗的棍子就朝着厉风的脑袋劈了过去。眼看着棍棒就要和厉风的脑袋亲密接触一次,‘呜’的一声,猴王背后恶风传来,小猫一爪子抓住了它,狠狠的按在了地上,随后小猫那足足五六百斤的屁股毫不客气的坐了上去,在猴王的身上左右摇摆的旋转了一番,这才‘吼吼’得意的跟着厉风朝着下方狂奔而去。猴王被坐得头昏脑涨,气急败坏的跳了起来,嘴巴里面发出了连串的‘吱吱’声。那些被电符电翻的猴子也愤愤的爬了起来,抓起他们能抓到的一切东西朝着下方砸去,一时间树枝、石头、发霉发臭的干果雨点一样的砸了下来,厉风和小猫抱头鼠窜,在猴群兴奋的吼叫声中狼狈而逃。跑着跑着,厉风突然发出了一声愤怒的咒骂:“妈的,那条死猴子撒尿下来了?等回头我非洒回来不可。”要是按照以前的脾气,厉风非继续一把纸符扔出去,好好教训一番这些猴子不可。可是今天不同,今天是他上山的第三年了,也是挑水、砍柴这种无聊的日子的最后一天,过了这最后一天,他就可以象萧龙子他们一样,每天在青云坪里清修,而不再需要做那些杂役工作了。这是一心追求更高法力的厉风最盼望的事情。三年的时间,让厉风已经能够使用最简单的道家符咒,尤其因为体内‘烛龙草’的效力,以及赵月儿这个偏心的师傅不时偷偷给他的各种灵丹,厉风的修炼速度快得吓人。他现在就已经进入了引气中阶,体内一口先天真气彷佛一串明珠一样,滴溜溜运转不休,已经进入了人间武林人士梦寐以求的先天境界。他改变得最多的,就是身材和容貌了。以前那瘦猴子一般的身材,此刻已经足足有六尺挂零,比起赵月儿还稍微高了这么一丝儿。因为每天吃的都是各种灵药,只是偶尔偷偷摸摸的打一顿野食吃,因而体内并没有半丝多余的脂肪,一丝丝肌肉紧紧的,结实得彷佛钢块一样,脱下衣服一看,满是那棱角分明的肌肉。而他的皮肤,也因为灵药的不断催化,变得细腻洁白,彷佛一块上好的羊脂白玉一样,原本清秀的面孔,此刻只能用英俊来形容,只是那骨子里的油滑气息,让他整张面孔变得邪气十足,看起来就不像好人。一双古灵精怪的大眼睛总是不安分的四处打转,这一点,还是保留了他的本行特性,就好像他在苏州府大街上,总在观察其他人的钱包所在一样。三年前被古灵子和赵月儿的雷电烧得干干净净的头发,此刻已经长了出来,足足垂到了腰间,奈何这小子自己哪里会梳拢头发?只得让头发披挂在脑袋后面随风招展,彷佛疯子一样。只有赵月儿实在看不下去的时候,才会替他挽上一个道髻,看起来才有一点修道者的模样。此刻的厉风,就是披头散发的跑了出来。因为心里太兴奋了,从青云坪下来这一条山道足足三十多里,他不到半刻钟就跑了过去,不过是微微有些气喘而已。轻轻的擦拭了一下额头上的浮汗,厉风兴奋的叫嚷了起来:“小猫,走了,快点,哈哈哈哈,今天挑完了水,就彻底的轻松了,回去我打一只狗熊请你吃……你想想啊,那一口下去都是油的熊掌啊。”小猫的眼睛里面满是馋色,大口大口的口水顺着嘴角流了出来,摇头晃脑扭屁股的跟着厉风朝前飞奔。跟着厉风偷偷摸摸的吃了三年烟火食,这老虎的胃口也被勾引起来了,一想到那满口脂香的烤肉,他就忍不住的兴奋。一路上,一丝丝晨雾就在厉风身边飘荡着,已经是盛夏时分,但是在华山的深处,这里依然是凉风阵阵,日夜都有雾气、露珠。身穿青色粗布道袍的厉风,就彷佛一条幽灵一样,脚尖都不怎么贴地的,飘飘荡荡的顺着风朝着前方滑行。进入了引气中期的他,行进间没有丝毫的烟火气息,根本就牵挂不起一丝微风,彷佛无形无质的鬼怪一般。一边奔跑,厉风一边挥动手中的重斧朝着四周劈砍,沿途的树木纷纷碎裂,变成了三尺许长,手臂粗的木柴。手中重斧虚引,那些木柴轻飘飘的就塞进了他挑着的,直径足足有三尺的铁水桶内。一路劈砍过去,木柴就这样塞了两木桶,等得他到了华山主峰山脚下的溪水边,就可以把木柴绑在背上,水桶装满水后直接回青云坪了。这也是他三年来练出来的一手古怪功夫,就看他那柄沉重的斧头上下翻飞,却连一片树叶都沾不到他身体的功夫,就可以知道这些动作已经熟练到什么程度了。身为监工的小猫则是跟着厉风乱跑,左右翻扑,吓得路边的禽兽狂飞狂奔,就算是山中的猛虎、豹子、豺狼等等猛兽,碰到小猫也只有夹着尾巴逃跑的份儿。他们不过是普通的猛兽,而小猫则是一头虎精,这道行的差距太大了,谁敢不跑?就算是山中实力数一数二的黑熊,小猫也不过一爪子就可以拍死了。厉风叫嚷了一声:“小猫,自己去抓一头黑熊过来,等下去青云坪后面的‘聚元阵’等我,我去挑水,等回山了就给你烤肉吃。”小猫点点头,飞一样的冲进了路边的密林之中,很快的,密林内就响起了小猫的疯狂咆哮以及无数野兽慌乱的奔跑声以及其他乱七八糟的声响,听得厉风是哈哈大笑,手上的斧头更是加快的飞舞的速度。风一样奔跑到了平日里挑水的溪涧附近,厉风却远远的听到了溪涧的旁边有人说话的声音,而且依稀是有女子的声音在那里。厉风立刻就想到了:“哇,偷情的么?当年在苏州府,胡大麻子偷朱屠夫的老婆,我们给朱屠夫通风报信,结果看了一场好戏,这次要是也是这档子风流事情,小爷我就可以就地抓奸,说不定还能压榨点金银出来啊。”一时间,混混的恶劣本色显露了出来, 安徽快3网上购买这三年中读过的数百本道书的修为功夫付之东流。厉风偷偷的把铁桶收藏在了路边林子里的草丛中, 正规安徽快3投注网站网自己则是大鸟一样的划了一道弧线, 安徽快3手机投注无声无息的飞起了七八丈高, 安徽快3在线投注平台在最高处体内源源不绝的先天真气再次一提,身体诡异的扭曲了一下,再次的飘起了三丈高下,身体已经趴在了那小小的水潭旁边最高的那颗古松巅上。就在那水潭边,一个身穿黑色长袍,腰配细长利剑的中年男子正无语的看着潭水,从厉风的方向望过去,正好看到这男子大部分的脸面。一张堂堂正正的红色面庞,微微的有一点点胡须,炯炯的双目,团团的一脸正气。厉风一时间立刻对这人有了好感,心里琢磨着:“看起来这老小子是江湖上的那种大侠吧,嘿嘿,说不定就是我和阿竹以前做梦的,要去拜师的那种人……唉,阿竹,阿竹,他不知道在干什么?”厉风微微有点出神了,而站在距离那男子有六尺多远,身穿碧绿长裙的女子已经是低声说到:“师兄,我们的事情,你……”那男子摇头沉声喝道:“师妹,不是我魏子群不近人情,而是如今我和三师兄争夺掌门的位置正在关键的时候,师傅他老人家又没有个主张,如果我现在有了身家的拖累,而三师兄却是一味的在武道上精进,同门师兄弟眼中,自然会有一本帐。我现在也正在苦苦钻研师门绝技,求的就是能够压过三师兄,能够顺利的接掌门户。”没等那个绿衣女子说话,魏子群自顾自的说到:“我自幼上华山学剑,十年大成,剑败‘苍风堡’两天罡、六地煞,为华山剑派的赫赫声名立下了无数功劳,可是三师兄,就是因为他是掌门的外甥,所以掌门有些许偏向于他。如果我不努力,这掌门的位子是否是我的,还是一个问题,师妹,难道你就不能理解师兄的苦心么?……你是想要嫁给一个普通的华山剑客,还是华山掌门?”厉风在树梢上看得津津有味,张大了嘴巴在心里感慨到:“哇塞,华山剑派的人耶,按照道理来说,这里还是华山派的地头耶。妈的,这家伙能够打败‘苍风堡’的天罡星?岂不是古头儿都不是他的对手?妈的,敢和‘苍风堡’的人对着干,这小子果然是一条好汉。”厉风对魏子群的印象不由得更加好了三分。绿衣女子浑身颤抖了一阵,终于无力的斜斜的坐在了地上,脸蛋偏向了厉风这边。厉风瞥了一眼,看到那女子还算清秀的面孔,不由得连连摇头:“妈的,丑货,不及我的师傅老婆,差的太远了,太远了啊……嗯,就好像春颐楼最丑的姑娘和苏州府知府小姐的差距,嗯,差不多就这个水准……嘿嘿,还是我师傅老婆漂亮啊。”厉风的脸上又露出了古怪的笑容,不知道想到那里去了。魏子群和颜悦色的说到:“师妹,你放心好了,只要等我做了华山掌门,我一定娶你。我魏子群堂堂大丈夫,难道还会负你么?”绿衣女子尖叫起来:“好,好,好,你还有多久才能做掌门?”魏子群尴尬的摩擦了一下手掌,嗫嚅的说到:“师傅虽然有病在身,但是他老人家内功高强,起码还能顶个三年五载的罢。等他老人家身体顶不住了,自然就会立下掌门的位子了,大概,也就两年的功夫,我一定能够成为掌门的……师妹,我告诉你啊,走势图分析我已经参悟透了华山七绝的前四绝,这剑法果然是玄奥绝伦,威力极大呀。哼哼,等我炼齐了七绝,看三师兄还有脸和我争夺掌门么?”魏子群一时间又是容颜焕发,满是自负自得的模样。厉风低声嘀咕了一句:“华山七绝?很厉害么?要说我招天雷轰顶,你那几招破铜烂铁的剑法算个屁?”厉风的眼珠子转悠了几圈,偷偷的摸出了一张金色的纸符,开始在上面布罡运气。这‘五雷符’,是赵月儿画好后送给厉风护身用的,威力极大。厉风此刻法力低微,耗尽全身力量,也不过能勉强发动,招出一道天雷而已。绿衣女子终于哭闹了起来:“师兄,我,我等不及了……五个月前我们私会,我,我,我已经有身孕了。不要说两年,就是半年,我恐怕也等不及了。呜,要是我在山上出产了孩子,你可叫我怎么活啊?师傅最要脸面,他非赶我出华山派不可。师兄,你,你,你倒是说怎么办啊。”魏子群彷佛五雷轰顶,一下子就呆住了:“师,师,师妹,你,你有身孕了?这么说来,岂不是已经有五个月了?这,这,这可如何是好?就算我们即刻成婚,你不到五个月就生下孩子,这,这也是大大的丑事,到时候三师兄在师傅面前一宣扬,我,我还有什么前途?我‘屠龙剑客’魏子群的名声,岂不是全部都被败坏了么?”正在符菉上布置真气的厉风听得是眉飞色舞,差点就欢呼起来,这个市井出生的小混混,生平最好流言蜚语,如今听得如此精彩的对话,他能不高兴么?厉风两只眼睛是贼亮贼亮的看着魏子群,心里嘀咕着:“魏老兄,你放心,等我厉风小爷有机会去江湖上,一定好好的给你宣扬一下,哈,你在华山派偷人,把师妹的肚子给搞大了,哈哈哈哈……不过,你也太饥不择食了一点罢?这女人也就是稍微能看一下,根本和漂亮搭不上边嘛。”一边动着歪脑筋,厉风体内的真气源源不绝的布在了符菉上,眼看着那张‘五雷符’上的符咒一条条的发出了淡淡的微光。魏子群死死的咬住了自己的嘴唇,猛的上前了几步,死死的抓住了绿衣女子的肩膀,怒喝到:“明天我就去买二两藏红花,你给我熬汤喝下去,听到没有?你给我把孩子打掉,他现在不能出生,绝对不能生下来,否则我的前途,我的名誉,全部都完了。我魏子群在华山派辛苦了二十年,我所建立的一切,绝对不能让这个小孽种给破坏了。”“你儿子是孽种?那你活该要做王八。”毫无疑问,这是厉风的高见。绿衣女子发出了尖叫,她拼命的厮打着魏子群的手:“不,这是我的孩子,我不能打掉他。我能感觉他在我肚子里面,他,他是活的,我不能打掉他,不能打掉他……师兄,这是你的孩子啊,你怎么这么狠心啊?你,你,你不能这么作。”魏子群红彤彤的脸庞变得是一片漆黑,狞恶无比的喝道:“不管怎么样,你给我打掉他,这个孽种,绝对不能出世……师妹,你知道么?我就要做华山派的掌门了,我就要是掌门了。你知道华山派的威名是多大么?你知道华山派在陕西全境有多大的势力么?你知道华山派的门人在江湖上有多大的实力么?只要我做了掌门,这一切都是我的,到时候也都是你的,可是,你不能把这个孩子生下来。”绿衣女子大声叫嚷起来:“魏子群,你这个没良心的,你要杀死自己的孩子啊,不行,孩子我一定要生下来,不管怎么样,孩子一定要生下来,这是我的骨肉,你不能伤害他……你在江湖上的威名已经足够了,你在华山派的势力已经足够大了,你还要做掌门干什么?”魏子群的脸色极度难看,而女子则是风一样的跳了起来,飞快的朝着华山主峰的方向跑了过去。她嘴里喃喃自语:“我要去和师父说,我要师傅给我们主持,我要和你成亲,我要生下我们的骨肉……师兄,你真的爱我的话,就和我成亲,让我们的孩儿好好的出生吧。”魏子群惊得大声喊叫起来:“师妹,你给我回来,回来,有话好好商量,你给我回来……你,你,我不许你去找师傅,你回来……你听到没有?……该死的,你这个臭女人,你想干什么?”他的脸一下子就失去了那堂堂大侠的满面正气,而是变得一脸的狰狞可怕。眼看得绿衣女子已经掠出了十几丈,魏子群整个身体大雕一样的飞腾了起来,脚尖一点地就是七八丈的距离,随后,在五丈许的高空,他的右掌往前一伸,掌心先是微微的向里面一缩,随后猛的朝着前方探了出去。‘啪’的一声脆响,一股青色的掌风狂飚而出,狠狠的扫在了绿衣女子的后心上。绿衣女子整个身体猛的往前飞出了三丈多远,一口血混着破碎的内脏喷了出来。树梢上的厉风吓得浑身一个哆嗦,用极其轻微的声音说到:“妈的,好心狠的家伙,好虚伪的家伙,好毒辣的家伙……好厉害的掌力啊。”女子发出了最后一声惨叫:“‘小天星’掌,师兄,你……”一口黑血喷出,女子脑袋重重的往地上一栽,气绝身亡。魏子群呆呆的看着绿衣女子的尸体,茫然的说到:“这是你逼我的,你如果不这么作,我也不会这么作。你,你要告诉师傅,你就是要破坏我的前途,毁去我一辈子的努力。师妹,你难道不想有一个威名赫赫的丈夫么?你,你非要破坏我们的前途么?这不能怪我啊。”厉风呆呆的看着魏子群,一股寒意慢慢的弥漫了他的心脏。他以前见过死人,那是在街头群殴的时候,被虎老大等人打死的混混。但是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事情,刚才还是恋人的,现在就可以狠下杀手。一种无端的茫然,无端的冷寂笼罩住了厉风,让他不知道如何分辨眼前的一切……魏子群呆呆的站了一阵子,猛的一咬牙齿,低声喝道:“师妹,这不能怪我,男子汉大丈夫,就应该做出一番大事来,儿女情长,总不是长久的事情……哼,只要我能当上华上派的掌门,给朝廷输送一批高手,到时候,荣华富贵唾手可得,一个女子,罢了,罢了……”他猛的抱起了溪涧边的一块大石,狠狠的砸在了绿衣女子的背上。厉风恍然:“那所谓的‘小天星’掌,估计会被华山派的人认出来,他这是毁尸灭迹。哼,就和我们接了包,就要把钱包赶快处理掉一样,这一招,可要学会了。”看着魏子群在下面忙碌了半天,辛苦的把尸体伪装成了被人围欧而死的惨样,厉风的手指头颤抖了一下,那已经贯注满了真气的‘五雷符’轰然发出。‘啪啦’一声巨响,青天里打了一个巨大的霹雳,一团足足丈许方圆的雷火自天而降,照着魏子群的脑袋劈了过去。魏子群不愧是华山派有数的高手,看得雷火当头,身体猛的挪移了开去,瞬间闪出了三丈开外。雷火‘轰隆隆’的炸在了绿衣女子的尸体上,把她的尸体炸得支零破碎,一片焦糊。魏子群看得天威难测,哪里还敢逗留?疯了一样的亡命朝着华山跑了开去。依稀可以听到他在那里低声的祈祷:“神灵在上,不是魏某人心狠,实在是逼不得已……师妹你不要怪我,师兄以后给你做水陆道场,超度你超生。”厉风摇摇头,叹息着从树上飘了下来,看着那女子破碎的尸体,厉风也没有替她收拾的意思。从草丛里面翻出了自己的铁桶,捆绑好了木柴,打起了两桶水,厉风扛起木柴,跳起铁桶,朝着青云坪飞掠而去。抓到了一头很是肥大的黑熊,小猫正兴高采烈的在前方迎接厉风。而厉风则是有点垂头丧气的和小猫打了招呼,原路返回了。今天的事情,对于厉风来说,实在是太沉重了一些,让他有点看不清,说不明。唯一的好处,就是正式的在厉风的面前揭开了一角黑幕,让他有能力,有心理准备去迎接以后的挑战。当然咯,现在厉风唯一的感悟就是:“妈的,这个魏子群不是东西,等师傅老婆嫁给我了,我肯定疼死她,打都舍不得打一下,还怎么舍得杀死她?唉,师傅啊师傅,你现在居然已经到了化气初期了,你的进度也太快了一些罢?千万要等等我,我是等着做你的老公,和你生一个乖娃娃的。”“厉风小爷我发誓,我一定要努力修道,让师傅早日嫁给我……哇哈哈哈哈。”毕竟少年心性,厉风很快的忘记了刚才看到的事情,所有的念头都转移到了赵月儿的身上。但是他并没有发现,刚才那凄惨的一幕,已经深深的烙印在了他的心底深处,就好像一张白纸上留下的漆黑的污痕一般,总有一天,这事情会对他造成影响的,总有一天,他会发现,今天的事情,对他日后的道路,影响很大,很大。狂风吹过,满天云彩一扫而空,天空那轮太阳威严的把自己的光和热洒了下来。阳光下,厉风彷佛一点虫蚁在山岭之间穿行,在那里努力的奔跑,追求着他梦中的神仙之道。

来新浪理财大学,听陈凯丰《美股策略实操20 讲》,带你构建全球投资视野

,,浙江11选5

Powered by 贵州11选5投注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