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正文

你又要诉苦了

admin | 2020-06-05 07:21 浏览数:
“你实在是笨得可以耶,‘人之初,性本善’,就这六个字,你翻来覆去的弄了半个时辰,还没有记下来么?”赵月儿一脸不可思议的模样,拼命摇晃着自己的脑袋,连连叹息着的看着厉风。厉风仰天发出了一声嚎叫:“天啊,师傅,这六个字真的很简单么?可是我怎么看他们都在打转呀!每个字都在拼命的转圈,我眼睛都花了啊。这字也太复杂了一些,难道就没有稍微简单一点的字来学么?”他干脆懒散的躺在了地板上,哭声哼哼起来:“师傅,我浑身的骨头都疼啊……就说这挑水,劈柴吧,给我两个铁桶、铁扁担以及三十斤的斧头也就算了,干吗上面还要用上符咒呢?搞得我浑身发软,好容易才完成了这任务,但是也太累了一些。”赵月儿‘呵呵’的笑起来:“谁叫你还没有入门,体内就有了这么多的先天灵气?比起普通人,自然是要多加锤炼才能成材啊,这是娘亲给我说的。听娘亲说,萧龙子师兄他们上山的时候,可不象你体内经脉全部贯通,而且还积蓄了这么浓厚的灵气,力大无穷,一步就可以跳出三丈远。各位师兄上山的时候,都还是肉体凡胎,所以他们使用的自然是木桶柴刀咯。”赵月儿轻轻的在桌子上点了两下说到:“这担水、砍柴的事情,本来就是为了收敛你的心火呀,要是不让你累一点,这可怎么成呢?”厉风直直的从地上竖了起来,做了一个鬼脸朝赵月儿求饶到:“那么师傅,你就行行好,我一个上午挑水、砍柴已经累得够苦了,您就挑选一点简单的文字,最简单的文字教授给我就行了,没必要教太难的吧?你看看这些字,一个个扭来扭去的,我怎么可能记得清这么多比画么?”赵月儿皱起了眉头,歪着头叹息到:“这就叫做笔画多么?我倒是觉得这种文字学起来容易多了,这也是如今人世间流行的文字呀,应该是最简单学的……诺,你看这里。”赵月儿的手招了一下,靠着房间的一溜儿书架上立刻有两册竹简、一侧玉简飞了过来。随手摊开了一册微微有些发黄的竹简,赵月儿笑着说到:“这是小篆,你看看这个笔画是否更难一点呢?”厉风发出了一声惨哼,眼珠子已经开始游离的转圈了。再摊开了另外一册竹简,赵月儿脸上的笑意更浓了:“这是大篆,你看是否很容易学呢?”厉风喉咙里发出了‘咯咯’的古怪声响,似乎就要晕倒过去了。赵月儿小心的摊开了那一册玉简,忍不住的笑起来:“呵呵,这是上古蝌蚪天书,笔画倒是简单了,但是你能读出里面的内容么?”厉风扑向了赵月儿,抱着赵月儿的小腿嚎叫起来:“师傅啊,你就饶了徒弟我吧。这些东西不是人学的啊,您就行行好,干脆的什么东西都是您读出来告诉我算了,何必要我自己学呢?不要说什么大篆小篆了,我现在是脑袋都要转糊涂了呀。”厉风鼻子拼命的抽搐着,肚子里面却是笑开了花:“天啊,师傅的腿好香啊,比前天晚上挖出来的‘寒夜兰花’还要香啊,苏州府的那些小娘们,一个个涂脂抹粉的,比较起来,那些香粉简直就是茅厕的味道了啊。”赵月儿轻轻的拍打了一下厉风的脑袋,很是严肃的说到:“这可不成,我当然可以把所有的心法、道书都读给你听,但是你的脑袋能够记下多少东西呢?就算我爹是掌门吧,一元宗合计十三万七千六百四十五册半的道书,五千九百六十七册法书,三百一十四卷上古典籍,一百二十五卷仙府紫菉,两册修道真经,他也不可能全部记在脑袋里的,也要时时翻阅,你这么懒,怎么可能记得住呢?难道你以后要我随时给你颂读么?要是我闭关怎么办呢?”厉风肚子里面哼哼:“我倒是巴不得你时时给我读书的。”当然,他嘴巴上是很甜的说到:“那师傅,你说我应该怎么办呢?这读书习字,可是件苦功夫啊,脑袋疼呢。”赵月儿的眼珠子转悠了几圈,突然的怪笑起来:“我想起来了,好像五师兄说过,七师兄雷震子上山的时候,也是不肯静心读道书的,结果被渺渺师叔罚他每天多挑三倍的水,多砍三倍的柴,他就乖乖的坐在书房用功了,看样子,我也要学渺渺师叔的办法才行。就这样决定了,以后你不要去青云坪上的溪涧里挑水,你去青云坪下,不,是青云坪外的华山主峰西侧的山涧内挑水,路上还要砍下一捆干柴带回来,嘻嘻。我会叫小猫监督你的。”厉风呆住了,他不由自主的松开了自己紧紧抱着赵月儿小腿的手,大声的嚎叫起来:“师傅啊,你不能太狠心啊,这会要人命的呀。”厉风跟着赵月儿已经混了三天了,怎么不知道,华山主峰距离青云坪,足足有两百多里地啊。尤其青云坪唯一一条下山的道路,如果不是御剑飞行的话,那是一条尺许宽无比陡峭的从悬崖上雕刻出来的小道啊。赵月儿眯起了眼睛:“不然的话,你又要诉苦了,我教你两天了,你总共就记得一怎么写,其他的字一个都写不上来,安徽快3投注网站网这实在是太丢我这个师傅的脸面了……每天教你读书识字, 安徽快3投注网站网址你要么瞌睡要么肚子疼, 安徽快3网上购买那么你就好好的辛苦一下吧。”赵月儿重重的拍打了一下小猫的脑袋, 正规安徽快3投注网站网喝道:“懒猫,以后每天你跟着小风去挑水,总之不许他偷懒才是,要是敢偷懒,你就给我用尾巴打他。”厉风呆住了,还来不及加以更加剧烈的抗议,赵月儿已经化为了一蓬朦胧的青光:“我要去阅读道书了,小风,不许偷懒,这间书房内外都有历代祖师符菉封锁,不用害怕外道魔头可以混进来,可以放心的打坐,我已经把最初步的炼气口诀教给了你,你要努力哦。”说完,一道青光激射出了房门,瞬息远去了。“天啊,我的命苦啊,还以为靠上了一个好靠山,等于找了一个好大哥一样,谁知道我的命这么苦啊,轻轻松松的就改了我的挑水路线,天,来回一次,估计也就一个上午结束了吧?”厉风是彻底的瘫软在地上了,而小猫则是愤愤的发出了低声的咆哮:“早知道我今天干吗跟你过来?要我监督你?岂不是老虎我每天也要跑四百多里地?我的命苦啊。”可惜就是他的抱怨,厉风是听不懂了。青光再次的闪了一下,赵月儿冲了进来,急促的说到:“可以告诉你,要是一个上午不回来,第二天就加倍,同时,那一天你就没有东西吃了,我会把你关在密室里面让你出不去的,记住了?……这是那三个死老头子说的:对徒弟,不用太好了,只要他们死不了就没事……咯咯,这是松子师叔喝醉酒后骂三位师祖的时候告诉我的,呵呵。”说完,赵月儿再次的飞了出去。厉风彻底的呆住了,他举起了手大声的叫骂起来:“你们这是教人修道的地方还是哪里?苏州府最抠门的周扒皮,对他的佃户也没有这么狠毒啊,起码人家会吃饱肚子的呀……你们这群神仙,他妈的比一个财主都不如啊……天,我要回苏州啊。”小猫歪着脑袋看了一下彻底的陷入了歇斯底里状态的厉风,打了一个响鼻,懒散的躺在地上准备睡觉了。它喉咙里面发出了几声低声的咆哮,意思是说:“你小子有这功夫抱怨,不如赶快打坐炼气,多一丝内气真元,起码明天就省力一点呢!”想着想着,小猫觉得自己不用成天担水砍柴,倒也是一种幸福,贵州11选5投注不由得嘴角一勾露出了个笑容,闲适的闭上了眼睛。小猫突然觉得自己的肚皮上一沉,睁开眼睛一看,果不其然,厉风已经是骂骂咧咧的靠在了自己的肚皮上,用自己的肚子当枕头,准备午睡了。小猫呆了一阵子,摇摇头,打了个呵欠,咕哝了一句:“你这家伙,做神仙的机会都不珍惜么?要是我是人体,我肯定比你用功百倍啊……啊~~,不管他了,老虎我睡觉了。”一天无话,第二天大清早,厉风是被满脸薄嗔的赵月儿用小型的掌心雷给招呼起床的。赵月儿一脚接着一脚的踢向了厉风和小猫的屁股,大声的吼叫起来:“你们两个懒鬼,给我起床,起床了,你们在干什么?给我起床了,厉风去拿水桶和斧头,小猫你别跑,你给我在身上背一张‘泰山符’再出去。”赵月儿手指急划,黄光一闪,一道符菉牢牢的贴在了小猫的背上。小猫发出了一声悲凄的嚎叫:“天啊,‘泰山符’,你这丫头好狠心啊,亏你小时候我成天背你满山的转悠……足足有一千斤啊,你少用点法力啊。”赵月儿听得出小猫吼叫声中的抱怨,不由得笑骂到:“看你以后还敢睡懒觉,小风都是被你这头懒老虎给带坏的,老老实实给我去监督小风,要是你们两个敢串通了骗我,看我怎么收拾你们,尤其你小猫,你要是敢和小风一起偷懒,我下次就用‘五岳符’来压你了。”说完,赵月儿娇笑着双手连挥,无数道掌心雷‘噼里啪啦’的朝着厉风以及小猫射去,一人一虎吓得鸡飞狗跳的冲出了门外去。赵月儿是越打越开心,不由得大叫起来:“不许跑,吃我几道天雷了再去,我昨天刚刚学会的‘九霄雷连击’。”小猫一声惨嚎,亡命一样的驮着沉重的‘泰山符’风一样的跑出了书房外的竹林,厉风稍微一个迟疑,天空中就是‘嘶啦啦’一连串的炸响,足足上百条手臂粗细的电光灵蛇一样的劈了下来。厉风终于明白‘雷连击’是什么意思了,不由得发出了一声尖锐的惨嚎,脚丫子拼命的踢打着自己的屁股蛋,风一样的跑开了去。电光激闪,大片竹林在电光中化为了飞灰,十几个深深的土坑出现在了书房前的地面上,还在冒着缕缕的青烟。赵月儿不依不饶的追了上去,嘴里大声的叫嚷着:“小风,小猫,别跑,给我站住,就一下,一下不会死人的啦。”一身青袍的古灵子突然从书房边露出了身影,近乎呻吟的说到:“好,好,好,萧师弟,你真够好。收了个徒弟自己不管,现在落进小师妹的手里了……你的那几颗‘小蟠桃’,死得不冤……就算是我的‘烛龙草’,虽然让那小子吃了下去实在是糟蹋,不过,我也认了。”萧龙子和邪月子两个也显现了自己的身形,邪月子极其有啊q精神的仰了一下头,用手擦了一下自己的额头说道:“我们修道之人,身外之物有什么好可惜的。不就是几颗‘小蟠桃’么?吃了又不能成仙,有什么好心疼的?哪怕就是我那‘寒夜兰花’,想起来虽然有些心疼,但是只要小师妹开心,而我们自己又没有太大的损失,些许身外之物,算得了什么?”萧龙子翻了翻白眼,连连点头说到:“诚然,诚然,几株桃树,我干吗放在心上?总之道士我觉得,这个徒弟收得不错啊,第一免去了那五个老家伙得唠叨,成天让我们去收徒弟,这也算是应付过去了。第二呢,小师妹看样子也找到人陪她玩乐了,我们也就安静、自在了……大不了我们多损失一点药材而已,反正以前毁在小师妹手中的药材还少么?”古灵子连连点头:“这倒是实话,小师妹和小师侄到了一起,最多我们多损失三成的药材,但是起码可以避免小师妹成天找我们的麻烦了。否则放任小师妹一个人在山上,就好像上次我那炉灵丹……啧啧……”古灵子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不堪回首的倒霉事情,连连的摇了摇头。萧龙子浑身一个哆嗦:“快走,快走,趁着小师妹追杀那两个倒霉的家伙,我们先躲开才是。”古灵子连忙喝道:“丢脸,我们修道之人,怎么可以有畏惧之心呢?……不过,萧师弟,我的金丹还是差了一些火候,还得师弟你多多的给师兄我护法才是。”邪月子连忙说到:“古师兄要琢磨金丹,正好师弟我好好的向师兄请教一二,同时我们三人联手布阵,外道魔头估计是无法破了我们的阵法吧?就算是小师妹,她也……”三人相视而笑,萧龙子嘿然道:“修道之人,就该日求上进,这才是道理。呵呵……”三人找了个冠冕堂皇的理由,飞一般的化风而去了。依稀还可以听到萧龙子的语声:“把风子交给小师妹也不错,起码小师妹还可以随意进出门派禁地,有什么好处,也就便宜了风子吧,呵呵,不算我这个师傅不负责啊。”等得三人飞得不知去向了,陈松子则是拎着个小酒壶随着一道清风出现在了书房边上。他仰天灌下了一口酒,低声骂咧到:“这群小牛鼻子,一个比一个会偷奸耍滑,难道他们就不知道要振兴门派么?居然把自己的徒弟甩手给了小师妹,难道他们还要我们这几个老头子来教授新进门人不成?唉,师门不幸啊,师门不幸……不过,也有道理啊,月儿这孩子挺知道上进的,风子在她手下应该也没错……唔,是极,是极,呵呵,呵呵。”一溜儿清风,这老道也不知道去向了。至于厉风,早就和小猫一样,被连串的闪电吓得怪叫连连,背后插一柄重斧,肩上挑着一对水桶,飞一样的掠下了青云坪,顺着那条尺许宽,曲折陡峭,怪石丛生的小道冲了下去。扁担上散发出了淡淡的金光,一闪即逝,而本来充满厉风体内的天地灵气立刻就被那金光压制在了一团,凝结在了厉风的体内,厉风只能凭借着自己的肉体力量挑着这一对百来斤的东西往山下跑去。不过,考虑到厉风的体格比起普通人已经强大了太多,这百多斤的额外负重,也不过正好让他每天象普通门人一样的劳累而已,就这一点来说,赵月儿的眼光是非常的准的。赵月儿站在一柄金色长剑上,悬浮在小道的尽头大声喝道:“小猫,不许偷懒;小风,不许耍滑。你们两个中午十分必须赶回来,否则的话,都没有东西吃,尤其小猫,要是小风偷懒了,肯定是你带坏的,明白了没有?”绵延的山峰中回荡起了厉风凄惨的抱怨声,同时更加响亮的,是小猫那不甘、委屈、彷佛六月飘雪一样冤枉的咆哮声,一人一兽的声音渐渐远去,赵月儿则是满脸微笑的看着小道,轻轻的哼唱起来。

  排列三第2020075期奖号:585,类型:组三,奇偶比2:1,大小比3:0,和值18,跨度3。

,,河北11选5

Powered by 贵州11选5投注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