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正文

这家伙刚才自称萧龙子?哦

admin | 2020-06-05 09:31 浏览数:
独自一人盘膝坐在一座石峰上,石峰顶部恰好能够容纳一个蒲团,随便朝着身边走一步,则是两百多丈高的悬崖峭壁。就在这样的地方,厉风已经盘膝静坐了半个月。半年前,他成功的脱离了挑水砍柴的繁杂劳动之后,用来调息炼气的时间多了一倍,因而进步很大,入定的时间也比以前增长了很多很多。厉风都觉得很不可思议,按照自己的脾气,要自己老老实实坐在一个地方坐上半个月,那实在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只要自己一静坐下来,那么就由不得自己控制了,心头总是一片清凉,似乎可以无限制的坐下去。如许几次后,他终于明白为什么一元宗的那些老家伙会成年累月的在丹房修炼了,因为一元宗的修练法门实在是……太变态了,哪怕是一只猴子,也能让它变成虔诚的修士,就何况这些本来就一心追求无上天道的老道士呢?而此刻,厉风就在亲身证明着一元宗炼气心诀的可怕。一缕缕肉眼可见的清气从四面八方朝着厉风涌了过来,从他的鼻、口、耳、天灵乃至全身个个毛孔涌进了他的身体。清凉无比的天地元气在厉风的体内往来冲荡,从头顶百会穴到脚底涌泉穴往来冲荡九次后,就老老实实的融入了厉风的真气之中,顺着他的经脉乖乖的运转起来,于是厉风的真气就再次的增厚了一分。天地元气不断的涌入,厉风的真气不断的增强,而厉风的肉体也在不断的被萃炼着。虽然绝大部分的食物都是各种灵药,并没有太多的荤腥,可是随着构成世间万物的天地元气的涌入,厉风的肌肉依然在一丝丝的膨胀着,虽然程度很细微,但是确实是在膨胀着。伴随着他每一次深深的吸气,他裸露的上半身肌肉都在极大的向外扩张,充满了力量的美感以及一种蕴含了天地至理的韵律感。‘呼、吸,呼、吸’,一次又一次的吸气,厉风的神念已经深深的陷入了自己的体内,感应着自己体内的真气和外界元气的交换、融合。那是一种极其美妙的感觉,一种通透的、把握住了一切的感觉。从那些用来的元气之中,他能把握住很多的东西,身下三丈的地方,一株‘兰心草’正在绽放出自己的花朵;身左两百丈外的悬崖上,一条小小的白鳞朱角蟒正在鬼头鬼脑的偷窥着一窝朱羽鹊;身后五十丈的另外一座石峰上,两只百灵雀正在争夺一颗小小的‘龙涎果’。而最让厉风感觉得清楚的,是自己所坐的石峰下,那头浑身肥肉增长了五十几斤的小猫正趴在地上睡觉,似乎梦里有无数的鲜肉、母老虎等待着他,他的口水都流了一地了却没有半点的自觉。一切都是这样的自然,一切都是这样的轻松,厉风的神念深藏在自己的身体内,但是心头却有一面明镜,丝毫不漏的反映出了外界的一切。就好像一个人在漆黑的房间内,却能够凭借自己敏锐的皮肤触觉,能够感应到风从哪一边吹来的一样。是的,自然,一切自然,什么都是这么的自然。什么都不用多想,什么都不用多做,就这么静静的,静静的感悟外界以及自己体内所发生的一切。‘道之为物,惟恍惟惚。惚兮恍兮,其中有象;恍兮惚兮,其中有物。窈兮冥兮,其中有精;其精甚真,其中有信。’厉风的眼角突然挂上了两颗泪珠,他心头突然浮现出了这样的一副画面。那是他八九岁的时候吧,和阿竹两人好容易偷了一个馒头,躲在河滩边的草丛内吃了个干净,那种饥饿了四五天之后突然吃了饱的舒适感觉,让他和阿竹根本提不起精神多挪动一根手指头。天上繁星点点,物转星移,漆黑的天幕有着一种他那时候无法理解的恒久的神秘在里面。白日里沙滩被太阳晒得暖洋洋的,此刻每一颗鹅卵石、每一颗沙子,都在慷慨的释放出自己的热量。躺在草窝中的厉风,有一种回到了娘胎中的温暖、舒适的感觉,那是一种飘飘渺渺、恍恍惚惚,什么都不想,却又想了无数事情的奇妙感觉。一波波的天地元气涌入了厉风的身体,厉风忽然间若有所悟,眉心处剧烈的颤抖了起来,体内正在从百会到涌泉往来冲荡的天地元气运行的速度瞬间加快了十倍不止。深深的蕴含在厉风经脉内的‘烛龙草’药力再次的散发出了一部分,刺激厉风的丹田、经脉剧烈的扩张、收缩起来。强劲的吸力从厉风的身体上散发出去,他的身体彷佛就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一般,外界的天地元气‘嘶啦啦’的发出一阵脆响,欢呼着涌入了厉风的身体。一口浊气从下体被清新的天地元气逼迫了起来,直冲厉风的喉咙。厉风猛的睁开眼睛,两道青光一闪,他仰头发出了一声彷佛巴山老猿一样清厉的长啸声。一波白色的声浪从他的嘴里喷出,他头顶上方百余丈外的层层祥云受到一股巨大的力量冲击,滚汤泼雪一样的、一层层的翻翻滚滚的散了开来,露出了一块圆形的青天。随着长长的啸声,厉风丹田内的真气源头已经从有序的状态变成了混沌一团,这一团混沌模样的气团彷佛一个小型的宇宙一样,缓缓的盘旋游动着,凝神内视,一种玄而又玄的神秘涌上了厉风的心头,他看着自己的丹田内的气团,彷佛自己看到了那天夜里在沙滩上,他看到的那个天和那些星星一般。游目四顾,厉风自觉举手投足之间轻松愉快,似乎自己和四周的山水都结合在了一起一样,一种透心里的清净、安宁的感觉涌上了他的心头,似乎一时间什么事情都提不起兴趣来作了,只想安静的坐在这里,享受着天人交一的感觉。心里恍然,半年的苦修,自己已经一举踏入了引气后期,虽然体内真气的量并没有增加太多,但是日后修炼的时候,吸收天地元气的速度起码会快了十倍不止。尤其自己方才的那一丝微妙的感悟,已经让自己的道行,也就是心的修为上前了一大步,厉风自己评价的话,唔,如果按照小猫的标准来说,厉风已经可以算是一个拥有五十年道行的小妖了。禽兽修炼,本来就是夺天地元气、体悟天地至理,进而改形易体,不断进化的过程啊。禽兽如此,人也如此。一道青光激射了过来,萧龙子面带笑容的出现在了厉风的面前,虚悬在离地百多丈的高空。萧龙子的脸上满是欢跃、欣喜的笑容:“风子,好,很好, 正规安徽快3投注网站网三年多的时间, 安徽快3手机投注一举而踏入引气后期, 安徽快3在线投注平台你果是天才啊……我萧龙子也算对师门有个交代……吭, 江苏快3吭,嗯,嗯,刚才我说什么?风子,你果然是天才啊,三年多的时间就达到如今的水准,嘿嘿,除了你小师姑有这样的速度,我们师兄弟十二人,可没人如你。”厉风歪着脑袋看了半天,终于想起来眼前这个道士就是带自己上山的师傅,不过,这家伙刚才自称萧龙子?哦,对,他好像还真的是叫做萧龙子……看看,三年多都没见面过,厉风都忘记自己还有这么一个老道士师傅了。三年来,每天和赵月儿在一起卿卿我我,早就把这个老杂毛给忘记到哪里去了,哪里还记得他呀?活动了一下身体,厉风站了起来,懒洋洋的有气无力的对着萧龙子就是一个江湖人士常用的抱拳为礼:“哈,哈,哈,师傅在上,徒儿厉~~风子(很小声)这里有理了……哇,徒儿今天终于见到师傅了,师傅,徒儿好想念您呀。三年多了,徒儿这还是第一次看到师傅,呜呜呜呜呜呜,真是感动啊,徒儿居然还能活到现在看到师傅您。”萧龙子饶是已经修炼得心如明镜,古井不波,一时间也不由得满脸的羞惭,满面的通红。他吭吭唔唔了半天,终于挤出了几个字:“哈,哈,今天我们师徒重逢,就不要说这些伤心的话了……师傅我也是力求上进,所以难免对徒儿你……哈哈,嗯,嗯。不过幸好月儿师妹对徒儿你照顾有加,所以师傅也是放心得很啊。”厉风才懒得和这个没什么感情的‘臭男人’师傅多说,他干脆的伸出了右手,大拇指和食指飞快的搓动了几下,左眼冲着萧龙子挤了几下,左边的嘴角咧了一条小缝,发出了几声:“啧、啧。”的声音。萧龙子茫然,他怎么知道这是街头小混混收保护费、敲诈勒索的时候经常用的手势呢?厉风有点不耐烦了,肚子里面嘀咕着:“妈的,你这老杂毛到底有没有脑水啊?这么不清醒?老子好容易跟着师傅老婆炼了三年,历经劫难才进了引气后期,你他妈的现在跑出来认我这个便宜徒弟?我靠,我还不要你这个便宜的师傅呢,又老、又丑、又呆板,连我师傅老婆的一根头发都比不上,还想我跟你不成?不给点好处,我能甘心么?”再看得萧龙子还是彷佛五六岁的乖宝宝一样茫然的看着自己,预测推荐厉风不由得心头大怒,刚刚领悟的一丝‘道’早就被无名之火烧得干干净净,他干脆的从蒲团下抽出了‘玉犀剑’,一手扔给了萧龙子,然后很是温柔的说到:“师傅,多谢您赐予的‘玉犀剑’,不过,徒儿如今也有自保的能力了,自然是不需要这种玩意了,所以还是还给您吧。”“啧啧,您是我师傅?可是我觉得小师姑才是我师傅啊,不是她,我现在还大字不识,一点内功都不会,说不定已经在山上饿死了。尤其小师姑还真的象我师傅,您不过给了一把在苏州府最多卖一百两银子的剑,她老人家可是给了我‘遁天’符啊……您看,您是否?”厉风的左手飞快的掏出了‘遁天’,一丝真元透了进去,‘遁天’顿时发出了闪闪的金光,耀人眼目。萧龙子再是驽钝,现在也明白厉风的意思了,他的脸再次红了起来,肚子里面嘀咕着:“这徒弟好不客气啊,这个师傅给徒弟法宝,这是应该的,可是直接伸手要的……好像九州修士百门,没听说过啊?不过,也是道士我疏忽了,居然忘记了这碴儿。但是,小师妹居然把‘遁天’给了他?那我?”厉风摇摇头,看到萧龙子还在那里发呆,不由得自己一双贼眼主动的在萧龙子身上打量了起来。头上的簪子是不要的,左手的玉环看起来也是普通货色,自然不要,腰间的腰带好像是不错的宝贝,但是也太难看了些,算了。唔唔,他腰带上露出的那半截是什么东西?好像是一柄小小的玉刀?看那闪动着的红光,好像是活物啊。跟着赵月儿三年多,厉风早就学会了如何鉴别法宝,尤其,他似乎听说过这柄玉刀的。厉风立刻探出手去,做小偷的时候养成的轻灵手指麻利的把那柄不过四寸长的小小玉刀给拈了出来,麻利的放进了自己的袖子里面。他哈哈的笑道:“师傅,您老人家也就不用伤脑筋了,我知道您想给我一件好的法宝,但是呢,我们是师徒吧?徒儿怎么忍心让师傅太过于破费呢?哈哈哈,看您把这玉刀随便的插在腰带上,自然是不怎么宝贵的东西了,好东西您早就神、器合一了,是不是啊?所以,徒儿就勉强拿了这柄刀算了。”萧龙子浑身一个哆嗦,看厉风的眼神就好像看到了鬼一样。他的身体微微的颤抖了几下,终于是满脸苦笑的点头说到:“这,这,罢了,这也是缘分啊……风子,这是本门的重宝之一的‘朱雀钺’,你可要小心收拾好了。”萧龙子的心头在滴血啊,百多年的苦功也镇不住他的心疼。三年来,他从掌门那里借来了镇门法宝‘一元珠’,利用‘一元珠’的强大神力,一举结成了金丹,终于正式的迈入了修道的金光大道。这‘朱雀钺’,也是陈松子看得他金丹有成,一时高兴刚刚赐予萧龙子的,放在身上还没有一刻钟,就被厉风这家伙剥削了过去。心里那个后悔啊,萧龙子在心里疯狂的嚎叫:“三清道尊啊,您可怜可怜我道士吧……本门攻击力最强的法宝‘朱雀钺’,道士我,我,我……呜呜,刚刚出关,刚刚交还了‘一元珠’,刚刚从师傅那里得到的法宝,我干吗要听到这小子的长啸后过来呢?呜呜,道士我冤枉啊。”说来还真是好人不得好死,这萧龙子听得厉风发出的长啸,立刻知道厉风已经迈入了引气后期,在为厉风高兴的同时他也有点好奇,不知道厉风的进度为什么会这样的快。出于对自己徒弟的关心,他兴冲冲的跑了过来,准备好好的夸奖一下厉风,哪知道厉风‘心狠手辣’,对自己的师傅下手这么狠,一件极品‘法宝’就这样人间蒸发了。厉风皮笑肉不笑的嘿嘿了几声,点头哈腰的说到:“那么,师傅,就多谢师傅了,太感谢了……对了,还麻烦师傅把这‘朱雀钺’的口诀传下吧?徒儿也总算是有一件攻击用的法宝了,不需要成天的用黄纸片砸猴子了。”厉风的如意算盘就是,尽快的练的‘朱雀钺’和自己身体合一,这样就不怕萧龙子突然的后悔了。萧龙子嘴皮子哆嗦了两下,他还是没这么厚的脸皮把自己‘送’出去的法宝收回来,只得如丧考妣的耷拉着脑袋,把十二句修炼‘朱雀钺’的口诀传了下来。厉风大喜,丝毫没有诚心的对着萧龙子道谢了两声,就直接盘膝坐在了刚才的蒲团上,开始调理体内的真元,那枚‘朱雀钺’就牢牢的抓在了手心里面,丝毫不敢放松。过了一阵,厉风觉得体内气息顺畅了,立刻就开始引动天地元气,一个个的手诀夹杂着一声声咒语发了出去,一丝丝冷凛凛的青光从他的手上散发了出来,一丝丝的缠绕上了红光大作的‘朱雀钺’。萧龙子张大着嘴巴,呆呆的看着那红光闪烁,散发出一股逼人气劲的‘朱雀钺’,满脑袋的乱七八糟。“要是刚才把‘朱雀钺’收藏得好一点,现在做这种事情的,应该是道士我啊。”正在这里哀怨呢,一脸笑意的邪月子驾清风飞了过来,远远的他就开始叫唤了:“萧师弟,恭喜,恭喜,金丹大成,日后我们师兄弟参悟九转玄功,可就又多了一人了……耶?你在干什么?这不是‘朱雀钺’么?”邪月子的脑袋彷佛装了弹簧一样,‘刷刷刷刷’的左右晃荡了十几次,眼神从厉风手上的‘朱雀钺’以及萧龙子那哭丧的脸上来回看了好几眼,似乎突然明白了什么。于是,他小心翼翼的说到:“掌门师伯说了,月儿师妹需要闭关一年,由二师伯护法开辟紫府,增强体内的氤氲紫气……所以,掌门师伯说,这一年就由师弟你负责教授风子师侄。”萧龙子浑身一个哆嗦,看向了邪月子。邪月子轻声轻气的说到:“月儿师妹要我告诉你,如果师弟你敢扔下师侄不顾的话,等她出关,她就彻底的毁了师弟你的炼丹房,烧了师弟所有的丹经道书……诶,还有很多凶狠的话,不是我们修道人应该说出口的,师兄我就在这里不复述了。师兄真是奇怪,师妹从来没有下山,怎么会知道那些市井俚语,什么背后‘敲闷棍’一棍子敲死师弟你,诸如此类的话,真不知道师妹从哪里学来的。”邪月子很是小心的说了以上的言语后,一对眼睛很是小心的看向了眯着眼睛在那里修炼‘朱雀钺’的厉风。萧龙子已经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只是看着邪月子发呆。终于,邪月子给了萧龙子最后的一击:“前几个月,月儿师妹敲诈古师兄的酒,好像就是给师侄的……诶,师弟你说师侄他无依无靠,靠给苏州府的地主做苦力为生,可是月儿师妹说给古师兄的,不是这么一回事吧?……诶,师侄他好像是什么‘金龙帮’的帮派武林人士啊?”萧龙子彻底的晕了过去,什么百年道行,什么金丹大道,都无法让他的脑袋清醒一丝半毫,听了邪月子的话后,近乎半仙的萧龙子,刚刚结成金丹的萧龙子就这么‘扑’的一声从百多丈的地方摔了下去,正正的摔在了小猫的身上,砸得小猫是一阵的惨叫,却又不敢咬上两口,只能憋了一肚子的火气。也幸好是萧龙子砸在了小猫的身上,否则按照他大头向下的落地方式,再看看这山峰下那嶙嶙乱石,铁定会摔一个头破血流。万一不幸,说不定日后一元宗可就要更加的出名了。“第一个会飞之后还摔死的修道之人就出在一元宗啊。”“你知道什么?人家还结成了金丹啊,金丹啊……结成金丹后的修道之人,有被敌人杀死的,有被妖怪杀死的,有走火入魔烧死的,但是这摔死的……嘿嘿,一元宗还真是厉害啊。”幸好,幸好小猫在下面睡觉。邪月子看着仰天倒在小猫肚皮上的萧龙子,脸上突然挂满了笑意,他微笑着说到:“嘿嘿,掌门师伯总是说我们不谙世事,结果连徒弟都收不上来……嘿嘿,这次师弟可是收了一个非常熟悉世事的徒弟啊,日后收徒的事情,可就不用我们操心了。”邪月子嘿嘿的奸笑了几声,已经准备把厉风当作苦力使用了。厉风偷偷的瞥了一眼满脸奸笑的邪月子,脸上突然也挂起了一丝邪邪的笑容。两个人,笑得就好像两个吃了霸王餐后顺利从青楼逃脱的嫖客一样,一样的无耻,一样的淫贱。

听DJ来深港Dj Www.Ik123.Com

,,湖北11选5

Powered by 贵州11选5投注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