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正文

哪怕是硬着头皮也要充老大

admin | 2020-06-05 11:17 浏览数:
“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为天地母。吾不知其名,强字之曰道,强为之名曰大。”赵月儿缓缓吟唱出了《道德经》中的这一段,却发现厉风脑袋扭在一边傻傻的看着窗外松树下的一只山鸠发呆,不由得狠狠的在厉风的脑袋上敲了一记:“给我好好听着,否则你走火入魔丢了小命可不要怨我。”厉风浑身一个哆嗦,立刻老老实实的坐好了。混混生存法则第九条,凡事对自己的人身安全有助的话,那是一定要听的。“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而天地所生之前,一切皆为混沌,我一元宗之所以为一元宗,则是把握了修道的最本质,以人融于天地之间,追逐那渺渺茫茫生化万物之‘一’,从而达到无上大道。小风,给我认真听着,你又出神了。”‘啪’的一声,赵月儿瞪着眼睛再次狠狠的给厉风脑袋上来了一记。小猫在旁边很是不屑的看了厉风一眼,鼻子里面哼出了一口气。这老虎还在抱怨呢,要不是这臭小子,这十天来,怎么自己也要每天上午奔跑四百多里山路呢?尤其是听讲入门法诀的时候都要发呆,简直就是不求上进的典型,想老虎我都还在认真听讲呢,可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听一元宗的弟子剖析本源的。厉风委屈的撇了撇嘴,歪着脑袋呆呆的看向了赵月儿,脑袋里面不由得浮出了这样的念头:“这小丫头师傅也太凶了一点,以后肯定嫁不出去啊。不过,她们是修神仙的,应该不会嫁人……耶耶耶,那真奇怪了,怎么掌门和二师伯又勾搭成奸弄了个女儿下来?莫非掌门是个火居的道士?不过可以成家的火居道士是专门负责厨房的呀?古怪,古怪,一元宗的厨房居然要让掌门亲自管么?”赵月儿哪里知道厉风脑袋瓜子里面翻腾着这些乱七八糟污秽不堪的念头,不过看得他表面上总算是把注意力集中在自己身上了,这才满意的点点头,拿着那卷一元宗入门的典籍解说到:“所以,一元宗最基础的修炼就是以气入手,先是磨练肉身,锻炼内息,再通过博览道书到达和天地沟通的境界,自然可以引天地元气入体,酿成紫府氤氲紫气,等得功候到成,自然会结成金丹,本命金丹再加九转玄功苦练,日后自然生成道胎元婴,只要元婴有成,那也就是半仙之体了。”一听得‘半仙之体’的说法,厉风立刻来了精神,抛开了脑袋里面那些乱七八糟的念头,他兴致勃勃的问到:“那师傅,这练成元婴要多少年的功夫?难不难?是不是就可以长生不老了呢?也就可以腾云驾雾,一掌就可以劈开一座山头了吧?”赵月儿的嘴角向下弯了一下,有点苦恼的说到:“道胎元婴,哪里有这么容易修炼呢?萧龙子师兄现在刚刚成就氤氲紫气,最多功候深厚一些,你认识的那邪月子师兄也就是金丹成型才十几年而已,至于古灵子师兄,两百余年苦修,金丹琢磨了万万遍,功候还不足以升华元婴呢,要不然他干吗紧张那可以助他一臂之力的‘烛龙草’?”厉风呆了一下,仰天惨嚎起来:“天啊,两百多年还没有结成元婴,那小爷我要多少年才可以长生不死啊……我还指望着日后成了神仙,跑回苏州府狠狠的揍古头儿、虎老大他们一顿呢,老天爷不开眼啊,成神仙就这么难么?”赵月儿大笑起来:“如果神仙是这么容易做,那天下个个都是神仙了。父亲他苦修七百年,如今也不过是刚刚进入了养神后期,元婴恰恰可以变幻出十几个,神游千余里而已,距离分神之期元婴幻化万千,瞬息间游遍天地的境界还差了不知道多少火候,怎么能这么容易?”厉风整张脸都是苦涩,他耷拉下头说到:“几百年?几百年!小爷等成了神仙,也都老了……等小爷成了神仙,古苍月那平日里欺压我们的家伙也都老死了,我还报复什么那。”赵月儿眨巴了一下眼睛,用手中卷轴狠狠的敲了一下厉风的脑袋:“修道可不是为了报复他人,而是为了上体天道,追求飞升至境……不过……”赵月儿古怪的笑了笑,说到:“按照几位被赶下山游历过的师兄说,人间的炼气方式简直就是烂得离谱,辛苦四五十年,资质好的恰恰能够踏入后天之境,比起我们的修炼手段,那是差太远了。”厉风一下子精神了:“也就是说,我只要修练个几年,就可以算是人间的顶尖高手了么?是不是,师傅?啊?是不是?嘿嘿,到时候小爷我可就要威风了,到时候带着小猫跑回苏州府,看谁不顺眼,我还不灭了他么?……妈的,到时候我就从牛老大手上抢走金龙帮,我要让金龙帮比苍风堡还要厉害。哈哈哈哈!”厉风一时间陷入了美梦之中,猖狂的大笑起来。赵月儿漂亮的脸蛋整个的缩成了一团,皱着眉头喝道:“少做白日梦了,如果你用心修炼,三年炼体期过后,你就可以进入引气期,也就是可以引动天地元气入体,这就是人间先天之境的初步功夫了,不过要是你还是这样成天做美梦,恐怕你三十年,三百年都没办法进一步。”厉风兴奋的站了起来,干脆的趴在了桌子上,脑袋距离赵月儿不过一尺的,满脸都是谄媚的笑容:“师傅,亲亲的师傅啊,你说吧,如果我努力修炼,那就是三年后,我就是顶尖高手了?那我要是炼三个三年,我岂不是就是打遍天下无敌手?”赵月儿叹息了一声,无力的一巴掌拍在了厉风的脸蛋上,摇头说道:“怎么说呢?如果师兄们说的是没有错的,那你只要按照修道之人正常的进度修炼十年,人间的武林高手除了那些进入先天化境的高手,没有人能够在真元上赢过你,你如果能够正常的修炼二十年,那人间界恐怕要聚集天下所有武人才能对付你。但是要说到打遍天下无敌手么,哼哼。”赵月儿翻出了一张雪白的卷纸,用毛笔在上面比画起来:“除了修道的筑基期,也就是普通的炼气功夫外,修道的境界按照我们一元宗的标准还分为‘气’、‘丹’、‘神’、‘虚’四大境界,其中再细分为‘引气’、‘凝气’、‘化气’,‘酿丹’、‘凝丹’、‘淬丹’,‘破神’、‘养神’、‘分神’,‘窥虚’、‘洞虚’、‘化虚’十二个小的境界,每个小境界还有上中下三阶。”厉风已经呆住了,赵月儿横了他一眼,继续说到:“就我所知,如今修士百门,正邪双方加起来,化虚期也有二三人,窥虚、洞虚境界的有十数人,这些都是深藏海底或者远遁山窟,不再抛头露面了的。而到达或者接近分神期的大高手,正邪加起来起码有三百人之多,我父亲以及娘亲还有三位师伯,都是这个阶段的人。破神、养神期,也就是拥有了道胎元婴的修士,起码超过千人,这些都是动动手地动山摇的人物。而到达了金丹大道的人物,则是起码超过三千人,其他还在气期苦苦修炼的,起码有十万人之众。”厉风惊呼:“这么多?大明王朝总共才多少户籍?”赵月儿轻轻的呸了一口:“少来了,如今世间人能够活多久?修士之中年轻五十岁算是年轻的,你人间的户籍多少,能够影响到修道界么?还不知道多少人是隐居了数百年的老怪物了……我就是摇告诉你,哪怕你到了凝气期,也就是人间界先天化境的阶段,也就是修道界中最底层的功夫,就不要想着什么打遍天下无敌手的好事了。”“尤其除了我们一元宗以及东西昆仑、东海龙族、极北极光仙境、极南逍遥仙府这些渊源古老的门派外,其他的修道门派常年有大批弟子行走天下,积蓄外功,没有金丹大成快要孕化元婴的火候,谁敢在人间胡作非为呢?”厉风的脑袋无力的耷拉在了桌子上,哀嚎起来:“天啊,前途无亮啊,我还以为只要努力个三十多年,我就可以成仙了,原来……十几万人苦修几百年,才两三个到了最高水准的,真是。我进错了庙门啊,一元宗才十几个人,平均算起来,也轮不到一元宗的人成仙啊。人家门派都是几千人上下,我们一元宗才……”一时间,厉风是彻底的被打击了。赵月儿微笑起来,低声呵斥到:“胡说八道了,这人数多少和成仙的人数有什么关系?我一元宗辈分最高的那三个老怪物,应该是现在唯一的三个接近了化虚期的人了,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一元宗声名远播、虽然门人弟子少但是没有人敢冒犯的原因呀。我们修习的,是最正宗的道法,成就自然比其他人要大了。”厉风勉强有了点动力,哼哼到:“师傅,也就是说,我还是有希望的?”赵月儿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只是淡淡的说到:“总之,一元宗的入门总纲我已经告诉了你,而我可以说,天下百门万法,我们一元宗是进度最快而且最没有走火入魔的危险的,天道酬勤,也就是说,老天爷都喜欢眷顾那些努力精进、决不放弃的人,哪怕一世不成,二世、三世又如何?峨嵋山轮转大师渡劫七世,前后历经两千五百年,最后才飞升西方佛境,这是多大的恒心,多大的毅力,如果你连一世的功夫都作不好,那你是命中注定无法成仙了。”赵月儿轻盈的站了起来,拎着厉风的耳朵说到:“这是我娘亲最经常给我说的话,我用来说给你听,只希望你能努力一些罢。十几天的功夫,你识字不过二十多个,还都是最简单的那种,内气几乎等于没有进境,就连挑水,如果不是小猫在后面追着咬你,你也会偷奸耍滑鬼混一通,如此下去,你还不如听渺渺师伯的安排,用灵丹造就你后专门去人间行走,替一元宗收徒算了。”厉风的脑袋猛的抬了起来,有点恼羞成怒的叫骂了起来:“喂喂喂,师傅,怎么说我也是你第一个徒弟啊,不用这么损我罢?当我只能收徒,别的不能干么?我可是一心要成神仙的,不过就是想要揍几个人而已……再说了,我平日里是偷懒了一些,可是师傅你也不是成天修道啊,偷吃灵药你也有份,挖‘寒夜兰花’、毁‘小蟠桃’、欺负小猫这些事情,你也有份耶。”赵月儿的脸蛋顿时通红一片,她是一时好心,看着厉风每日间无可事事的消遣, 安徽快3投注网站网址同时心里还真的把自己当成了厉风的师傅了, 安徽快3网上购买顿时就用自己母亲训斥自己的话用在了厉风的头上。谁知道她自己也不过比厉风大了四五岁而已, 正规安徽快3投注网站网平日里有什么捣蛋破坏的事情也是两人同去, 安徽快3手机投注这一下子被厉风揭露了出来,正是戳中了她心头最尴尬的那一块,直是逼她恼羞成怒了。手中卷轴狠狠的砸在了厉风的脑袋上,赵月儿嘟着嘴喝道:“我不过是好心劝你罢了,第一呢,我要你明白,这天下修士无数,不知道多少人在努力精进,修道没有这么容易,劝你好好的努力罢了,省得日后阎王当头,逃都逃不掉。第二呢,我也是好心告诉你,只要努力,我一元宗道法高深,自然可以让你日夜精进的,省得你被我打击得没有信心修道了。谁知道你狗咬吕洞宾,哼,懒得和你多说了。”“反正入门纲要已经告诉你了,第一步的筑基口诀也全部给了你,还耗费了自己的真元替你理顺了体内的灵气,是否努力,就随便你了。”说完,自觉没趣的赵月儿化清风吹拂了出去。她心里也正后悔以及无奈,一方面要在厉风面前充大人、做师傅,一方面两人调皮捣蛋又在一起,这如何能够让厉风心服呢?就连她自己,也突然发现这样的关系实在是太尴尬了些许,厉风不听话,也不能纯然怪他啊。厉风呆了一阵,猛的跳了起来:“靠,小丫头看不起我啊,我是狗,你就是神仙不成?狗咬吕洞宾,哼……”厉风突然低声说到:“哎哟,不过,你要是让我咬一口,我倒也情愿,就怕你小丫头不愿意。嘿嘿……”怪笑了几声,厉风猛的摇摇头,突然想起了刚来青云坪的那天,看着那两只大雕扶摇直上的雄姿,心里恍然有悟,猛的给自己一个耳光,大声骂咧起来:“操他妈的,小爷就不信小爷不能做成神仙,等小爷比你先早一步成了小爷,小爷要改那句话成小丫头咬厉风,不识好人心,哈哈哈哈哈……”得意洋洋的笑了几声,厉风一脚踢开了那入门总纲的卷轴,就这么盘膝坐在了桌子上,左右手掌重合在一起,大拇指在其上对抵,掌心向天,从前方看去俨然成心形,他居然就这么蓦然的入定了。混混准则:永远不能让女人看不起。在女人面前,哪怕是硬着头皮也要充老大。在女人面前,哪怕前方有一百人等着砍人,自己却只有一人,那么如果你是一个真正的铁心王八一样的混混,你也要抡着板砖冲上去。在兄弟们面前丢人没什么了不起的,可是绝对不能在女人面前丢人,那是一辈子抬不起头的事情。厉风低声自语:“哼,十几万人的修士,不过如此,等老子成了天下第一高手,看老子杀光你们这群王八蛋。到时候,老子非要你小丫头承认,老子就是打遍天下无敌手。”按照一元宗筑基口诀,厉风荡悠悠的长吸了一口气,气息直入丹田,以神念遥控轻轻的盘旋了起来。顿时彷佛一台涡轮增压的发动机被注入了汽油一样,厉风丹田内满满当当的天地灵气活泼泼的动了起来,直随着那一个小小的气旋,拼命的旋转了起来。天地灵气不断的旋转,渐渐的成了一个急骤的漩涡,牵动了附近所有的灵气运转起来。厉风等得那漩涡在丹田内运转了八十一周,随后就按照筑基口诀所规定的,赵月儿用自己的真元替他做了标记的经脉运转起来。那灵气漩涡顺着厉风通畅的经脉一路运转了过去,不断的把灵药所化的灵气吸纳进去,经过几周盘旋后,再狠狠的抛了出去,那些灵气的性质,顿时产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本来是蠢笨的堆积在厉风体内的灵气,已经渐渐的有和厉风肉体结合的趋势了。厉风这一次打坐,就足足过了九天九夜。其间赵月儿气呼呼的冲进来找了他七次,但是每次都看到厉风在那里盘膝而坐,脸上那小痞子特有的浮华气息消失得无影无踪,反而有了一种得道高僧寂灭时洞悉世间一切的庄严神色。赵月儿呆了,最后一次冲进来后,她终于吃惊的问小猫:“小猫,这家伙,他,他,他不会被我骂了一句,就突然的悟道了罢?几千年来,一夜悟道的人,九州之上也不过十数人而已呀。”小猫也是吃惊无比的看着厉风,大脑袋拼命的晃动了起来。这两人怎么知道,厉风这不是悟道,而是拼命,一种小混混豁出去不要命的拼命。就好像街头群殴的时候,面对比自己强大得多的敌人,一个小混混拔出板砖冲了上去,他最后关头脸上要么是满脸的狰狞,要么就是这种看破了一切的庄严感觉。说白了,就是等同于无赖豁出去了,抡着板砖砸在自己脑袋上拼命在人家门口叫嚷着:“你给不给钱,不给钱我就死在你面前。”的那种德行了。而厉风此刻也正是如此,本来按照他的水准,新闻资讯最多入定一天一夜就要起身活动了,可是他心里那种刁蛮、野蛮的劲头一发,自己给自己说到:“他妈的,老子非要练出个结果不可,否则一个小丫头都敢看不起自己,岂不是太没有面子了?老子以后非要打得你小丫头叫自己师傅不可,哼,哼,哼……”‘男人’(男孩子)的虚荣心啊……于是,厉风根本就不考虑任何东西的,憋足了劲头的引着自己的内气在体内拼命的流转,一时间,他的脑袋里面是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那内气的运转根本就成为了他的一种本能了。谁知道这样还恰好符合了一元宗那种心无旁鹫,和天地融合的至理。一丝丝真气从天地灵气中被剥离了出来,温柔的席卷了厉风的全身,洗涤着他本来就已经没有什么渣滓了的身体,不断的强化着他的每一丝神经、每一条血管、每一块肌肉。虽然这种强化的程度很小,但是只要坚持下去,这就是成仙了道的第一步功夫。而那些被厉风吃下去却没有什么反应的‘烛龙草’,那些凝聚成一团的药力不断的被厉风的真气席卷,一小部分的药力渐渐的游离了出来,融于了厉风的真气和百脉之中。‘烛龙草’之所以能够帮助金丹期的人尽快的结成元婴,就是因为他的药力可以让人的身体更好的和天地沟通,让更多更强的天地元气进入人的身体,催化金丹的成熟。西北海之外,赤水之北,有章尾山,有神人面,蛇身而赤,直目正乘,其瞑乃晦,其视乃明。不食,不寝,不息,风雨是谒,是烛九阴,是谓烛龙也……想那神话中的‘烛龙’,睁眼的时候,天地就是白天,闭眼的时候,天地就是黑夜,这是多大的沟通、转化天地五行之气的力量?而‘烛龙草’以烛龙为号,自然也有这样的特性。厉风自己还茫然不觉,而他的身体,却实实在在的在‘烛龙草’的药力帮助下,变得精练无比,如果不是他功候不深,已经就可以达到‘引气’的阶段了,比起正常修士,他起码节省了五年的苦功。当然,‘烛龙草’的药力绝对不仅仅这么一点,但是厉风现在能发挥出来的,就是这么点效果了。九天九夜过去了,其中赵月儿已经是急得乱跳了,哪怕是绝世天才罢,也不能一筑基就连续运功九天九夜的。她早就想要找同门相助了,但是萧龙子他们一个个把自己入定的丹房封得严严实实,赵月儿哪里冲得进去?而一元五老,现在又在锻炼一件佛门法宝‘楞伽心灯’,也把大门给关得密不透风,只能留下赵月儿在这里干着急了。好容易,厉风实在是觉得体内百脉充满了灵气所化的真元,自己一时已经无法全部吸纳进丹田了,这才缓缓的停下了真气的流转,慢悠悠的睁开了眼睛。仰天打了个大呵欠,厉风懒散的伸了一个懒腰,结果他僵硬了九天九夜的骨节发出了连串的‘噼里啪啦’的声响,一股精纯的气息流转全身,狠狠的洗涤了一下厉风全身,让他舒服得‘哼哼’了起来。赵月儿歪着嘴,两只手狠狠的掐住了厉风的脸蛋,拼命的把两块脸蛋往旁边扯,嘴里大声的训斥着:“你很有本事嘛,第一次入定就坐了九天九夜,你当你是什么天才么?就算是天才,也不敢第一次就运功这么久的,普通人的经脉,根本就没有打通,根本就承受不起猛然膨胀的真气冲刷的,你不要命了你?”厉风疼得是‘吱吱’乱叫,彷佛一只被烧了尾巴的猴子一样,狼狈的跪在桌子上,厉风含糊不清的求饶了:“师傅啊,饶命啊,再扯下去就出人命了……我,我,掌门不是说我百脉畅通么?怎么会受不住那点真气呢?哇,疼,疼,不要掐了……”赵月儿咬着牙齿狠狠的掐了足足一刻钟,厉风的两边腮帮子已经是被掐得发青了,疼得这小子就是一通乱抓,结果双手要死不死在近在咫尺的赵月儿身上狠狠的抓了几把。赵月儿自己生于深山、长于身上,还没有什么感觉,或者说没有什么觉悟,而厉风却感觉到自己双手碰到了两块软绵绵的高耸的东西,脑袋里面一下子就联想到了自己在苏州府偷窥的,那些姑娘接客的情况。脑门里面‘轰’的一声,厉风晃晃脑袋,鼻子里面终于喷出了两道鼻血。他刚刚入定结束,体内血气正是旺盛无比的时候,哪里受得了这样的刺激?流点鼻血还算是小事了。赵月儿却是一下子就慌了神,惊呼到:“耶,我掐你的脸,你怎么鼻子里面流血了?不动,不动。”她的手掐了一个法诀,手指上白光一闪,对着厉风的鼻子就挥了过去。一声凄厉的惨叫,厉风流出的鼻血连同鼻子里面的鼻血都被‘寒冰诀’冻成了冰块,疼得厉风那个凄惨啊,抱着赵月儿就拼命得嚎叫起来:“天啊,师傅,你想杀人么?杀人也不要用这样的手段啊,你一剑劈了我算了。”他鼻子里面刚才还血流滚滚,现在是充满了冰块,那个冷,那个冻,那个涨啊,差点就让他晕倒了过去。赵月儿也慌了手脚,任凭厉风抱着自己,把脸上的鼻血擦拭在了自己的道袍上,只能是无奈的说到:“别慌,别慌,这符咒杀不死人的,师傅没想着要杀你啊,待会给你两颗灵丹,就没事了,别叫了,别叫了,你的嗓子好难听啊。”厉风却是心里另有想法,搂着赵月儿软绵绵满是清香的身子,这个年龄小却是满脑袋污秽的家伙不由得嘀咕起来:“这么漂亮的小丫头啊,呜呜呜,居然被我抱住了,刚才好像还抓了一下不该抓的地方,呜呜呜,感动啊……我发誓,我一定要她做我的老婆啊,师傅,你就做我老婆吧,我厉风是神仙也不作,也要你做我老婆的。”厉风甚至已经有了完美的计划了:“你看看,在这山上有什么好的?没有大鱼大肉,没有金银珠宝,他妈的,等小爷我变成天下无敌了,我就去苏州府成家立业,师傅啊,你就等着跟着我享福吧,苍风堡算什么啊?到时候,就算是皇帝也得听我的啊。”厉风美梦做到完美处,不由得诡异的‘嘿嘿、嘿嘿’的笑起来。赵月儿眼睛一眯,狠狠的把彷佛一只猴子一样挂在自己肩膀上的厉风扒拉了下来,重重的一掌打在了厉风的脑袋顶上,喝骂到:“好啊,你笑,你看看我的衣服成什么样子了?你是故意的是不是?”她刚换的一件月白色的道袍,此刻是眼泪、鼻涕、口水、鼻血糊满了,虽然赵月儿是修道之人,不会太讲究。但是毕竟少女天性,见不得脏东西啊。厉风尴尬的笑了几声,突然抬起头认真的说到:“啊,师傅,我和你打个赌。”赵月儿有点气恼的看着自己的道袍,没好气的说到:“打什么赌?你疯疯癫癫的连续入定九天,是不是脑袋出毛病了?你看你把我衣服弄成什么样子?待会罚你去给我洗衣服才是……你是故意的,是不是?”厉风嘿嘿了几声,心里想着:“洗衣服?没问题啊,最好是贴身的衣服都让我洗才好了。”不过,他表面上是无比严肃的说到:“徒弟终于想通了,这修道的确是辛苦,但是徒弟一定会努力用功,争取早日成神仙的。以后徒弟绝对不会出神,绝对不会偷懒,绝对不会耍滑,哪怕小猫要偷懒,我一定不会跟他学的。”旁边的小猫抱怨的吼叫了一声,大爪子狠狠的在厉风的屁股上抚摸了一下,一下子就把厉风砸在了地上。厉风气恼的骂了几句,狼狈的爬起来说到:“好了,好了,没说你要偷懒啊……唔,师傅,总之徒弟从今天开始要努力了,如果徒弟能够在师傅前面养成元婴的话,嘿嘿……”赵月儿一听,好胜之心突起,耸了一下鼻子,她用食指指着厉风的鼻子,脸蛋也凑近厉风那满是血、冰的脸上说到:“哈,哈,哈,你能比我早的修炼出元婴?我才不信,要是我被徒弟超过了,我哪里还有面子啊?尤其我现在就已经是凝气后期,已经练成了一丝氤氲紫气,你比我差了好几个境界呢,你能赶上我?”厉风歪着脑袋,用手挤了一下被堵得严严实实的鼻子,狼狈的张嘴吸了口气说到:“那,那,我们就打赌呗,谁你要是输了,就答应我个要求……要是我输了,我给你磕响头就是。”赵月儿眼珠子转悠了几圈,突然笑起来:“哈哈哈,答应你又怎么样?不就是一个要求么?哪怕你要我去偷镇门法宝‘一元珠’给你都没关系,哼哼。不过要是你输了,我不要你磕头,你已经是我徒弟了,磕头有什么意思?我要你背着小猫,绕着整个华山学小狗跑一圈。”厉风一愣,肚子里面骂了一句:“妈的,好恶毒的小娘儿,学狗跑也就算了,背后背这么大一头老虎,你要我出丑啊?不过,‘一元珠’?和一元宗的名字相同呢,想起来,倒是一件好宝贝啊,不过,我要宝贝干什么?死宝贝可比不过你这个活宝贝。”厉风当下琢磨了一阵,重重点头说到:“没问题,我们赌了,不许翻悔,翻悔的人,嘿嘿……如果我输了,我背着小猫爬就是,你要是输了,就答应我一件事情。”赵月儿也没问厉风到底要自己答应他什么东西,就这么干脆的点头说到:“好,没问题,我要是输给自己的徒弟,我还有什么面子呀。不过,你好像开窍了嘛,入定了九天九夜,就突然想着要努力了?我可告诉你,要是你以后偷懒耍滑,这也是算你输了哦?”厉风狠狠的一点头:“没问题,我以后一定拼命用功就是,要是我敢偷懒,我就直接认输,老天爷作证,谁都不许翻悔。”赵月儿呸了一声:“我会翻悔?你认为我会翻悔?哼哼,你师傅我长这么大,还从来没翻悔过。”厉风歪着嘴巴说:“那是你从来没有打赌过,我敢肯定你到时候肯定翻悔,除非你现在就发誓,我也发誓就是。”赵月儿那个气啊,当下举起手喝道:“三清道尊再上,满天神佛再上,弟子赵月儿今日和徒儿厉风子立下赌约,若是他先于我生化元婴,弟子就答应他任何一个要求,不得翻悔。如有违背,五雷轰顶,魂飞魄散,转入畜生道轮回,永世不得超升……哈,这下你放心了吧?修道之人以三清道尊发誓,是绝对不会翻悔的。”厉风贼兮兮的笑了几声,也举起手发了誓言,并且是一个比赵月儿恶毒了一百倍的誓言。他肚子里面疯狂暴笑:“哈哈哈,师傅啊,我也不要你偷一元珠,我也不要你干什么其他的,只要我在你之前修炼成了元婴,我只要你做我老婆就是。就好像你老娘嫁给了你老父一样,哈哈哈,到时候,你也就不用修炼什么元婴了,直接生娃娃吧,哈哈哈。”赵月儿哼哼了一声,手上渐渐的冒出了金色的光华:“好,好,总算那天的一顿痛骂让你开窍了,你终于知道要努力修道了,那么,现在就给我去挑水去,要是敢偷懒,你就等着瞧。小猫,我也不用符压你,你给我好好的看着这家伙,不许他偷懒就是。”说完,一串小小的闪电已经直接从屋顶上劈了下来。厉风惨叫一声,抱着脑袋,捂着还在结冰的鼻子就朝外面跑去。小猫发出了一声得意的叫声,迈开大步彷佛一道白色的风冲了出去,大嘴狠狠的朝着厉风的屁股咬去,逼得厉风更是加快了脚步。厉风凄厉的嚎叫起来:“妈的,你们这些修道的人都是疯子,脑袋都是有毛病的,好端端的要我挑水、砍柴,你们都不生火做饭的,要水和柴干什么?每次挑来的水都要倒进山上的溪涧,砍来的柴干脆就直接丢进了山谷,你们当我是苦力啊……哇,小猫,你还咬,还咬,等老子修炼成功了,我烧光你的毛,扒了你的皮,剔了你的骨,砍下你的鞭做火锅吃。”小猫更加气愤的疯狂咆哮起来,可以听到厉风的叫嚷声更加的凄惨了三分,依稀还有衣服被撕碎的声音传了过来。赵月儿哼哼了起来:“挑水和砍柴,这是入门弟子都要做的功夫,否则怎么收心养性呢?尤其娘亲说你煞气太重,不好好的收收你的野性,你还真的翻天了……不过,我还真的看不出来,你成天被我和小猫欺负,哪里有什么煞气?娘亲不是看错了吧?”一串古怪的笑容从赵月儿的嘴角冒了出来:“这水和柴禾,自然是没有用的废物了。我们炼丹,水起码都是用的千年石钟乳,那柴禾更是不需要,用的是阵法凝聚的三味真火,还真以为人间的火头可以练出灵丹么?嘻嘻,跑得挺快嘛,小猫居然有点追不上你,下次给小猫一张‘神行符’带着,看你怎么办……唔,和我打赌啊,我可不能输了,应该用功去了。”白影一闪,赵月儿化清风消散了。那边,山道上,厉风背插斧头,肩挑沉重的水桶,彷佛一颗弹丸一样,顺着陡峭的山道朝着下方跳去。凭借着有小猫在后面护卫,他根本不担心可能跌下悬崖,自顾自的提起了体内的那一丝丝真气,按照筑基法门施展了开来。顿时,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轻盈了不少,彷佛随风飘荡一样的飞了下去。一声长啸在华山深处响了起来:“师傅,你等着,你铁定要做我的老婆的……”“小猫,你等着,我迟早要拔光你的毛……”……“古苍月,你他妈的给我等着,我非打得你这个苏州府总捕头变成个猪头……”

  原标题:#昨日新增14例新冠肺炎#,#昨日新增12例本土病例#

,,河北快3投注网

Powered by 贵州11选5投注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